客服电话:400 022 8530
让中国书法家在线走进每个人的生活

有人作品拍价高过齐白石,这不科学

作者: 时间:2017-04-08
评分:

原标题:有人作品拍价高过齐白石,这不科学

  ■史国良作品《转经图》曾在2014年河南永和拍卖以1173万元成交。

  ■冷军作品《肖像之像——小罗》曾在北京保利国际拍卖以3136万元成交。

  史国良 生于1956年,1980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班,现为中央美术学院及首都师范大学美术系客座教授,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,中国国家画院一级美术师。

  冷军 油画家,国家一级美术师,1963年生于四川。曾任武汉画院院长,现为湖北省美协副主席、武汉市美协主席、中国美协会员、中国油画艺委会委员,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。

  张绍城 国家一级美术师,广州画院原院长。

  “一些人往拍卖行送作品搞炒作很不高明。”国家画院一级美术师史国良接受专访强调:

  在《胡润艺术榜》中,国家画院一级美术师史国良是常客,几乎每一次榜单都能看到他的名字,甚至还曾多次进入前十名。对于如此的榜单,史国良在接受收藏周刊专访时称:“《胡润艺术榜》给那些炒作、炒天价的艺术家提供了一个特别好的平台。”而在《2017胡润艺术榜》榜单中,显示新增的艺术家冷军则称:“《胡润艺术榜》代表不了艺术家本人的学术价值”。而广州画院原院长张绍城则认为:“排行榜没有促进作用”。

  ■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实习生 梁婉莹

  有积极作用,但要做到公正公平

  收藏周刊:您怎么看胡润艺术榜这样的排行榜?

  史国良:不够准确,统计方面还有些失误,不全面。按一个艺术家真正的市场排行,应该是看全国所有的拍卖行成交记录,看每个艺术家每年成交量是多少,最起码(每个艺术家)够500张或者200张作品的成交纪录,这样对比出来,才可能有价值。如果一些艺术家作品只在五个拍卖行有成交,而价钱都是天价,那么,就有作假嫌疑。所以,我觉得胡润在统计这点的时候就不够准确,给那些炒作的人提供了很多空间,不公平。

  收藏周刊:您觉得这样的排行榜出来,对艺术家有积极的一面吗?

  史国良:这对艺术家应该有积极的地方,它最起码给艺术家有一个市场的概念,也给那些没有进入市场的艺术家一个参照,也有一种压力。我觉得在某种方面来说有这么一个榜,还是挺好的。但要做得公正公平才更好。

  “市场行为跟学术行为是两回事”

  收藏周刊:拍卖总难免有各种情况出现?例如成交后不付款。

  史国良:这只是一个方面,现在很多艺术家往拍卖行送作品,自己找人去举拍,我觉得这种现象比较普遍。我的建议是艺术家远离拍卖行,不要给拍卖行送画,这可以防止部分假拍、个人炒作。比如,现在是艺术市场的低谷,但却有人的作品拍得比齐白石作品还高,这不科学,就说明炒作得很不高明。

  再有一点就是画家不要去攀比,认为自己跟某人是同学或者是某人的老师或者自认比某人画得好,就认为自己的定价要比他高,这不现实。拍卖是市场行为,市场行为跟学术行为是两回事。

  收藏周刊:拍卖成交与艺术成就是怎样的关系?

  史国良:市场好不一定有学术,有学术不一定有市场。但如果在市场上长期能站得住脚的,那一定是有学术价值的。艺术家的作品进入市场的量也很重要,要有相当的力量,市场才能流通。如果画得很好,但是没有量,而且没有做过市场推动工作,那么,成交效果也会很差。比如何孔德,他是非常著名的艺术家、油画家。很多当今在市场上拍卖几千万元的艺术家都非常崇拜他,说起他就会伸出大拇指。可是在拍卖会上,按理他的画应该可以拍卖2000万元一张,但结果是,何孔德的一张画只以8000元成交,这样公平吗?因此,拍卖遵循的是市场规则,不是何孔德画得不好,那是市场规律使然。

  还有一种是乱画乱送,很不严肃或随便画几笔的作品多了,然后辗转几个渠道进入市场,容易影响不好。比如艺术家有20件作品,其中3件是很大的书法,进入市场之后,书法价钱相对较低,那么,这个画家的平均价格就很低,所以,我建议画家不要乱送作品,包括书法。因此,《胡润艺术榜》不科学就在这个地方。同时,也给那些炒作、炒天价的艺术家提供了一个特别好的平台。

  不喜欢“国宝级艺术家”这样的提法

  收藏周刊:有人说榜单的出现让市场变得更加浮躁,您怎么看?

  史国良:我同意这种说法,它有一种误导成分。尤其很多现在正准备进入市场的艺术家或者画得很好的艺术家。对此,心里就容易不平衡,会造成心理上的浮动,也导致艺术市场更加浮躁。

  收藏周刊:胡润方面称,入选排行榜的是“国宝级艺术家”,您怎么看?

  史国良:这是一个失误,我不太喜欢这个提法,因为不科学。拍得高或者成交量高的,就是国宝级的画家吗?这就是标准吗?这是一种误导,对那些真的在搞严肃艺术的,认认真真做学问的人,我觉得(对他们)是一种不公平,是误导。

  冷军:艺术榜代表不了艺术家本人的学术价值

  收藏周刊:您认为《胡润艺术榜》对艺术家是否有积极作用?

  冷军:应该还是有吧。

  收藏周刊:您曾质疑《胡润艺术榜》?

  冷军:当时知道他们的依据,现在不知道是否有所改进。如果没改进就不科学。

  收藏周刊:据了解,排行榜的数据是来自“样本公司”,似乎也意味着,所参考的并非所有公开拍卖的数据,而只是一部分。

  冷军:是啊!但不管怎样仅从卖画多少和卖价多少,来判断艺术家的学术价值肯定是不合适的。尽管胡润的排行榜并没去明确排名就能代表什么,但排名本身是有让他人误会的可能的。从这一角度看胡润没有顾及普通读者的辩识能力有限这一事实,用排名来说事、抓眼球不太合适。如果仅仅只是供读者一乐式的消遣也不合适,因为普通读者会认真对待排名的。其实很多时候作品成交量不仅没有学术上正面性说明,反而是学术价值不好的表现;比如人们都喜欢的作品,大家买回去以后就可能不拿或很少出来买卖了,那么这个艺术家成交量就会少。相反人们都不喜欢的作品,买回去就后悔的作品,就会一直在拍卖会上出现,反复成交。那么这个艺术家的成交量就会高,是不是这样?最近我看到过其他杂志的排行榜,是从多个方面、多个视角对艺术家进行的排序。我倒觉得这样排名相对科学和严肃许多。

  收藏周刊:确实如此。而且榜单还特别注明:前100位中国在世“国宝”艺术家。用“国宝”这个词是否会起到误导作用?

  冷军:这的确是一个很不好的误导,把艺术家特别是把价格高的艺术家俸为“国宝”不是调侃就是价值观迷失的表现。

  张绍城:画家的责任是画好画,卖多少钱不该过多考虑

  收藏周刊:您觉得这样一个排行榜对艺术家有没有促进作用?

  张绍城:没有,它容易误导年轻人过分追求拍卖成交的成绩。

  我曾经给一个拍卖行送画上拍,看着举拍已经到19万元,最后还是流拍。我问拍卖行,这样的价格也可以卖,为何会流拍?拍卖行的人说,举拍的都是自己人。所以,最后我就把自己的作品拿回来了。我也曾见过一个画家作品在拍卖行以50多万元成交了。但有一次却还在他家中看到这幅画,后来才知道,他根本没有收到钱。因此,拍卖数字,水分很大,水太深。画家的责任是如何把画画好,卖多少钱不应该过多去考虑。

返回顶部
意见反馈